家政服务员劳动关系认定及其法律调整浅析

一、研究背景和研究目的


近二十年来,受到我国市场经济高速发展,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化,经济结构战略调整,就业压力加大,劳动力流动性增强等因素的影响,我国的劳动关系也发生了许多变化,最明显的是:传统正规的劳动关系受到了多种灵活、弹性的就业形式的冲击。兼职、劳务派遣、多重劳动关系、非全日制劳动、从属弱化劳动关系这些灵活弹性的就业形式在各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具有与传统劳动关系不同的特点。这类新型用工关系,既具有劳动关系的特征,也具有普通民事关系的表现形态,被称之为非标准劳动关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施行之前,我国的劳动法律体系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为核心,该法自1995年1月1日起施行至今,一直以传统劳动关系(即劳动者成为用人单位的成员,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进行劳动,由用人单位提供报酬,劳动者与单一用人单位形成的稳定关系)为调整重心,而对上述多种灵活弹性的非标准劳动关系调整较少,这就造成了法律缺位。


就本文主要研究的家政服务业而言,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和城市化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正在步入家庭小型化、人口老龄化、生活现代化和服务社会化的时代,越来越多的城市家庭对家政服务产生了需求。我国的家政服务业作为一种灵活的、非传统的就业形式和典型的非标准劳动关系,已经从劳动法施行之初主要表现为公民之间基于信任和帮助关系的家政劳动,发展成为今天市场经济下的一种职业、一个方兴未艾的新产业。2000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批准发布了《家政服务员国家职业标准》,这一标准的出台标志着国家正式将家政服务作为国家正式职业来对待。但与现实不相适应的是,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仍然以传统劳动关系为调整重心,致使大多数家政服务员被排除在劳动法律法规和相应的社会保险体系的保护之外,面临着尴尬的法律困境。


本文试图通过对我国家政服务行业类型、现状及法律困境的分析,提出家政服务行业法律调整的构想,为家政服务人员劳动关系的认定及其权益保护提供一些解决思路,以促进我市家政服务行业相关法律机制的完善,从而推动我市家政服务业的健康和规范化发展。


二、家政服务行业的类型及法律关系认定的传统理论


(一)家政服务的类型


在家政服务市场中,按照家政从业人员的就业方式,理论上一般分为四种模式。


1.自雇型家政服务


这种方式最为灵活,一般是依靠自己直接联系或者通过亲友、雇主等社会网络介绍工作从而与雇主缔结家政服务关系,双方一般不签订正式合同。自雇型家政服务是我国家政服务行业中最早出现,也是最为灵活的一种从业模式。目前家政市场上仍然存在一小部分这种类型的家政服务员。


2.中介型家政服务


在中介型家政服务模式中,雇主或家政服务员都通过家政服务机构建立服务关系。这种家政服务机构只是一种中介机构的性质,只负责介绍家政服务员和雇主见面洽谈,由雇主和家政服务员之间直接确定劳务关系。这种类型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现的最早的家政服务组织运作模式。家政服务中介机构为雇主在家政上的需求以及家政服务员之间提供有偿的职业中介活动,为雇主与家政服务员之间建立服务契约提供服务活动,并按一定比例或数额收取中介费。


3.会员制家政服务


这种服务模式介于中介制家政服务模式和员工制家政服务模式之间。在该模式下,家政服务员由家政服务机构招募并作为其会员,家政服务机构会对其进行培训,然后再介绍给客户,会员制家政服务员需要定期向家政服务机构缴纳一定的会费,一般采用客户将费用交给家政机构扣除管理费后发给家政服务员的操作方式。


4.员工型家政服务


员工制家政服务模式是指家政服务员作为某家政服务机构的员工从事家政服务工作。这类家政服务员通过应聘成为家政服务机构员工,家政服务机构对家政服务员按照其规章制度进行培训和管理,家政服务机构与客户订立家政服务合同,指派和安排家政服务员到客户家工作,客户将报酬支付给家政服务机构,由家政服务机构负责家政服务员的工资发放和社会保险缴纳。


以上不同的家政服务类型决定着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内容分配的不同,由此也决定着存在不同的家政服务制度,从而决定法律责任的承担方式及责任承担者。因此,清晰界定不同类型的家政服务制度,是探讨家政服务人员、家政服务机构及家庭雇主之间法律关系、劳动关系的前提。


(二)现阶段家政服务业所涉法律关系认定的通说


从现行法、实务界和理论界对家政服务关系法律性质的定位来看,家政服务业所涉法律关系根据家政服务员从业形式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1.自雇型家政服务所涉法律关系认定的通说


自雇型家政服务员不通过社会机构,而是由熟人介绍或者个人广告等方式直接与雇主建立雇佣关系。在雇佣关系中,家政服务员对于雇主而言虽然有一定的隶属性,但是二者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家政服务员在从事服务工作时听命于雇主,服从雇主的监督与指导,提供劳务;雇主为家政服务人员提供劳动条件和工具,支付报酬,对家政服务人员有一定的支配和控制性。这些特征赋予了家政服务关系雇佣的特征,因此,家政服务员与雇主之间建立的是雇佣法律关系,属民法和合同法调整,不是劳动合同法意义上的劳动关系,其责任分担只能通过劳动前达成的协议或者侵权法调整。


2.中介型和会员制家政服务所涉法律关系认定的通说


中介型和会员制家政服务模式从业务类型上来说都属于职业介绍机构的范围,都涉及三方法律主体:家政服务人员、雇主家庭和家政服务中介机构,三者之间由此产生了不同法律关系。通说认为,在中介型和会员制模式下,家政服务机构是居间人,家政服务员与雇主都是委托人,家政服务机构、家庭雇主和家政服务员三者之间形成了居间合同关系,这种法律关系包含以下两层含义:


其一,家政服务员和雇主之间建立的仍然是雇佣合同关系,二者通过家政服务机构的中介服务订立服务合同,应当适用民法和合同法来调整。


其二,家政服务机构与服务员之间、雇主与家政服务机构之间,建立的是居间法律关系。在这种法律关系中,家政服务机构按居间合同约定向登记的家政服务人员和雇主家庭提供家政服务供需信息,推荐家政服务人员同用工家庭接触并尽力促成双方建立家政服务关系、订立家政服务合同等一系列服务,并向家政服务员、或向雇主家庭或同时向双方一次性收取一定数额或比例的中介费或管理费。


3.员工型家政服务所涉法律关系认定的通说


员工制家政服务企业是新型、高端型家政服务组织运作模式,其出现标志着家政服务业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在这种运营模式中,家政公司与接受家政服务的家庭订立服务合同,二者之间形成劳务关系。同时,家政公司招聘家政服务员并将这些人员派遣至用工家庭提供服务,家政服务公司对家政服务员实施劳动管理,与家政服务人员之间形成了劳动合同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66条规定,“劳务派遣一般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实施”,家政服务的各类工作岗位显然符合此特征。至此,作为用人单位的家政公司、作为用工方接受服务的家庭,以及与家政公司建立劳动关系的家政服务员三者之间形成了劳务派遣关系。因此,员工制家政公司,即家政派遣公司应当按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与家政服务员订立劳动合同,确立双方的劳动合同法律关系,并按照社会保险法等相关规定以及劳动合同的约定,承担为家政服务员缴纳社会保险的责任和义务。


在上述四种类型的家政服务模式中,自雇型家政服务员与雇主直接建立家政服务关系,不涉及家政服务机构,可直接适用与雇佣关系有关的法律规范。员工制家政服务员的劳动权益保护己涵盖在现行的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内,且这部分家政服务员所从事的劳动较为高端,其权益保障状况相对良好。而中介型和会员制家政服务模式中,服务人员与其服务的家庭以及家政服务机构之间的法律关系相对复杂,以往实践中普遍适用民法和合同法调整三者之间的关系,由此导致中介型和会员制模式下的从业人员被排除在劳动法的适用范围之外,同时,这两类家政服务员在工作过程中所面临的劳动权保障缺位问题也比较突出,因而笔者在后文中将重点探讨和研究中介型和会员制家政服务员劳动关系定位及调整机制。


三、中介型和会员制家政服务行业的现状及法律困境


案例一:王某受某家政服务中心指派,到庄某家打扫卫生。在擦窗户玻璃时,不慎从二楼摔下,庄某立即将王某送到医院检查,并通知了家政服务中心。经过诊断,王某右膝前交叉韧带断裂,内侧副韧带损伤,需要住院治疗。庄某认为王某毕竟是在其家中受伤,遂支付了当日的医疗费,并给王某500元。在支付后续住院治疗费时,王某与家政服务中心发生了争执。王某认为自己的工作由家政中心介绍和管理,医疗费用应由家政中心承担,而家政中心主张王某是在为庄某提供服务时受伤的, 庄某作为雇主应当承担医疗费,家政中心是中介机构,仅收取中介费,不应承担医疗费。双方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在工作时间受伤,应当按照相关规定先行申报工伤,王某旋即撤诉,并向工伤行政部门申报工伤,却被告知应当通过劳动仲裁先行确认劳动关系。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受理王某的仲裁申请后,裁决认定王某与家政中心不存在劳动关系。王某不服,再次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与家政中心存在劳动关系,法院经审理支持了王某的诉请,家政中心不服该判决,提出上诉,目前仍在审理之中,王某向家政中心讨要医疗费的道路还很漫长。


案例二:某家政公司介绍家政服务员张某去耿某家做月嫂,护理一对刚出生的双胞胎。张某在耿某家工作20多天,就因为拒绝给耿某做午饭而与其发生争吵。耿某要求家政公司退还服务费,并另外派人去作家政服务。为此,家政公司以张某违反了家政服务行为规范、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等为由,对张某处以罚款,并拒绝发放张某3个月的工资,因多次讨要未果,张某诉至劳动仲裁部门。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审理认为,家政服务公司虽未签订劳动合同,但张某的制服、工具等均由家政服务公司提供,客户直接将费用支付给家政服务公司,家政公司每月向张某收取50元管理费,而张某的劳动报酬由家政服务公司根据其工作量支付,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最终裁决家政公司在扣除罚款后支付张某剩余部分的工资。家政公司不服,起诉至法院,张某至今仍未收到其工资。


在第一个案例中,家政服务中心介绍王某到客户处工作,并向王某收取中介费,从表现形式上看属于中介型家政服务机构;在第二个案例中,家政公司介绍张某从事家政工作,根据每月的工作量向张某支付报酬,并按月向其收取管理费,从表现形式上看属于会员制家政服务机构。这两个案例充分体现了中介型和会员制家政服务模式下劳动权益“边缘化”的现状和法律困境。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0046988号-16 主办单位:中国标准化人才管理中心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